新特光电集团

激光百科

搜集、整理和发布激光行业技术和应用的文章及成果,是激光行业的百科全书
激光产业园同质化严重 应向高端聚集发展
新特光电集团 2017-05-08 874

目前,全国各地都在希望通过抓住未来经济发展的关键性产业,推动产业经济顺利转型升级。但与此同时,很多问题也开始暴露出来,各激光园区产业同质化严重,发展模式抄袭成风,产业链层次大多处于中低端,最终造成招商引资和园区运营困难。

为此,记者专访了中国科学院中国发展战略学会经济战略委员会总部经济战略课题负责人张鹏。他详细论述了中国产业园区存在的问题和弊端。他提出,中国正处在一个承上启下、刚刚进入工业化产业园区,又面临着第五代园区刚刚来临、与国外处在同一起跑线上的高端智能园区的时代的节点上,我们应该做出自己的判断和选择。如何砍掉中国产业经济发展转型中的荆棘?各地要根据自己的文化历史资源特点,深挖特色,紧抓住创意、决策和指挥环节,建造具有当地优势的高端智能聚集园区,即总部经济园区,从而推动中国经济健康地、加速度地向前发展。

对于目前,中国产业园区发展的现状如何?存在哪些问题?未来产业园区发展的趋势是什么样的?

张鹏表示,园区概念的实质就是聚合,即把产业聚合到一个空间上。人类的经济发展模式不断地在提升和转型,走过了五个阶段,实现了五次聚合。第一次聚合(第一个园区)是在几十万年甚至上百万年以前,人们抱团取暖,同类聚合到一起来抵抗其他生物和恶劣自然气候的侵害。第一次聚合又被称为生理园区或生理的聚合。由此,人类得以生存发展,这个时段走了上百万年。第二次聚合(第二个园区)是把劳动力分工出来,男人去打猎,女人去制皮袄、做饭、生孩子。劳动力的聚合加快了人们经济发展的速度。第二次聚合比第一次聚合的速度要快很多,据现在只有几万年。第三次聚合(第三个园区),人们不仅是在体力上分工,而且还在产品上做了分工,或者在市场上做了分工。同样是劳动力,他可以去渔猎、织布、造船、卖鱼、种庄稼等,把不同的产品和市场区分开来。这个园区到现在已经走了几千年。

第四次聚合(第四个园区)就是你们称之为产业园区的概念,产业园区把一个产品例如激光分成产业链上的不同环节。从激光材料开始,激光晶体、CO2、激光二极管、掺杂光纤,到封装,激光器,激光设备,激光加工等。一个一个的产业环节区分开,最后形成大规模的、跨国际的一种聚合。一个园区的成立不仅是一个国家,可能是若干个国家聚合在一起。这种园区我们称之为产业聚合的园区。这个时段有几百年。第四次聚合的速度超过了以前三次聚合的速度,但是到现在为止,第四次聚合已经是强弩之末,进入了尾声。第五次聚合(第五个园区)已经不同于前面四个园区,不是产业园区,是一种高端智能聚合的总部经济园区。任何一个产业分为低端、高端等不同层次。

例如光纤激光器的研发,在光纤里面加入镱、铥、铒、Er3+-Yb3+共掺等元素。光纤激光器研发是一种高端的层次,它对整个激光行业的决策,生产种类、价格制定、市场规范和标准制定等起到了决定性作用,我们称之为这个产业的创意、决策和指挥。任何产业链和产业结构当中,这三个部分都属于高端的部分。还有中端和低端部分,中端是落实具体的管理和执行,低端部分就是生产。我们所说的总部经济,就是高端部分的智能聚合。在中关村体现的就是一种总部在产业链高端部分的聚合的园区。

第五次聚集,即高端智能聚集,到现在为止只有50年,但这50年超过了过去所有的发展速度,在加速度地前进。我们不能满足于产业园区的模式,应该高瞻远瞩,特别是有头脑的企业家、政府官员和学者,应该盯住高端智能聚集的园区。现在中国处在一个承上启下,刚刚进入工业化,但是只赶到了一个尾巴,又面临着第五代园区刚刚来临、与国外处在同一起跑线上的高端智能园区的时代的节点上,我们应该做出自己的判断和选择。

在谈到产业园区在规划和建造方面,与综合园区相比,有哪些不同? 张鹏表示,中国的产业园区现在处于一种混沌状态,有混合的,也有单一的,有高端的,也有低端的。

单一的产业园区在我看来会更好一点。综合产业园区应该从两个方面去理解,一种综合,举个简单的例子,激光产业园区,园区把激光的上下游各种相关联的产业环节综合到一起;另一种综合是混乱不堪的,做激光的、做家电的、做汽车的、做集装箱的,乱七八糟综合在一起,分不清楚。我崇尚的是第一种,以单一产业价值观为核心的,把一些和产业相关联的产业环节进行综合的园区,好过混乱不堪的综合园区。这个前提是在工业化时代,因为它更容易转型到总部经济时代。

对于在推动产业园区发展方面,有哪些比较好的创新开发模式?

张鹏表示,硅谷,这是一个产业的高端聚集部分,它引领世界进入了信息时代。它富可敌国,在全球国家的经济力量排名里面,硅谷的财富量最初与排名第17位的国家相媲美,后来上升到第9位,现在到第7位。它聚集了IT行业的总部研发、决策还有与它相关联的风险投资、为产业进行服务外包的机构,以及由它派生出来的相关产业,很多都是从硅谷诞生的。它是全世界经济发展的一个样板,正是硅谷把我们引入了总部经济、智能化时代。美国的凤凰城在人类的航空航天、激光导弹、核能物理等方面是一个领头羊。 中国--光谷,激光产业相关的企业达200多家,总收入超150亿元。激光企业总数和激光产品年产值占全国一半以上,形成了上游为激光材料及配套元器件,中游为激光器及其配套设备,下游为激光应用产品、消费产品、仪器设备等完整的产业链,位居全国第一。

然而,在全球光电子信息产业分工中,中国光谷整体还处于中低端环节,优势产业领域技术水平与国外先进水平相比仍存在一定差距,产业核心技术突破将直面发达国家的封锁和跨国公司的竞争,为光电子信息产业带来生存威胁。如今,中国还有正在发展几个激光产业园区,温州激光产业园;辽宁鞍山激光产业园;天津光谷产业园等。

张鹏还表示,他觉得中国99%的园区是不及格的,虽然短期看是盈利的,但是赚钱的命运是很短暂的。这就是造成我们产业空心化、经济发展模式转型过程中的障碍。我们看到的更多的是一些粗制滥造,而与国际化的这种创意创新标准越拉越远,总是跟在别人后面。这是体制造成的。在改革开放之初,突然冒出几千家经济示范区,最后被中央砍掉了90%,最后剩了50个。原来的很多产业园区结局很悲惨,到处是茅草。这种状况大家还记忆犹新。现在有很多产业园区都变成了鬼城,建起来以后成为没有多大发展前途的产业园。它面临着建好以后就更新换代的产业局面。这都是由于大家过分推崇产业园区造成的。

面对各地产业园区发展同质化的问题,张鹏表示,全国产业园区现在不仅是同质化,而且都在复制化,是竞相克隆的问题,复制的风气非常严重,各行各业都是如此。中国大多在仿造别人的知识产权。要消灭同质化,就要发现自己,要有信心。

行业和行业之间的竞争,最后永远会回到价格竞争的轨道。中国激光企业都在生产的光纤激光切割机其核心部分光纤激光器都在国外,中国只是把别人生产出来的东西组装做成机床设备,虽然在生产规模上世界第一,但都属于低端运作,竞争带来的本身总体的价值没有提升,所以是恶性竞争。如果是高端核心技术的聚集,就会不断研发出新的光纤激光产品,价值会越来越高,这样的竞争才是一种良性竞争。


分享: